1.林肯怎么死的?

2.林肯是被黑人刺杀的吗

3.林肯枪杀的全过程及细节

4.林肯是怎么死的

5.林肯是怎么死的?

6.林肯总统遇刺事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林肯怎么被刺的_林肯被刺是哪一天

由于亚伯拉罕·林肯的卓越功绩,1864年 11 月 8 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 1865 年4月14 日晚 10 时 15 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约翰·威尔克斯·布斯(Jogh wilkes Booth)已经在磨刀霍霍了。布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布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布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叛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布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布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布斯自己去刺杀总统。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阿茨罗德喝醉了酒临阵退缩,根本没有去刺杀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倒进行得不错,他们摸到了西华德家外面,由赫罗尔德守在马车上接应,佩因直接进了西华德家,他拿着一包药,这也是早就策划好的。西华德的儿子告诉佩因,他的父亲正在睡觉,现在还不能吃药。但是佩因坚持要送药进去,小西华德感到此人不可理喻,命令他立即滚蛋。由于害怕被看穿阴谋,佩因立即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西华德的头部就是一下,可惜子弹不知咋的,竟然瞎火。佩因赶紧握紧枪,用枪托猛砸小西华德的头,可怜的小西华德头骨被打裂了。扫除了门外的障碍,佩因从包裹里抽出一把大刀冲进了西华德黑暗的卧室,这时他才发现卧室里除了西华德还有西华德的女儿和一个男护士。男护士见势不妙,立即跳将起来冲向佩因,佩因抡起大刀就把他的前额砍破了,而西华德的女儿在惊吓之余也被佩因打晕了过去。 佩因冲到西华德的床边,一刀一刀地猛刺国务卿。这时,西华德的另一个儿子听到声响也冲了进来,不料被手持凶器的佩因在前额划了一刀,并且砍伤了手。佩因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迅速离开卧室,跳下楼梯,在楼梯上他又撞见了一个倒霉的信使,佩因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信使又砍伤了。直到逃到大门前,狂奔的佩因不停地尖叫:“我疯了!我疯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遭到佩因袭击的人最后都康复了,而且西华德在林肯死后的约翰逊总统任期里还继续做他的国务卿。 话题转到布斯那边,布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布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布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布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接下来包厢里一片混乱,布斯从包厢里跳到舞台上,转身向观众喊了句:“一切暴君都是这个下场。”这是弗吉尼亚州的名言。

林肯怎么死的?

那天是四月十四日星期五,总统被邀请到华盛顿的福特戏院(FORD'S THEATRE)去欣赏晚上演出的戏剧。他坐在楼上厢座那里,有一个人偷偷进来,从后面走近他的身边,从衣袋里拿出一支手枪,向着总统的头部开了一枪。总统立即倒在地上,吓得坐在他旁边的妻子高声尖叫。刺客立即跳过厢座的栏杆,从楼上直跳到九呎低的楼下。凶手的脚显然受了伤,但他仍能横冲过舞台,摇晃着他手中的武器,大声喊叫“打倒!”然后从银幕后面逃走了

林肯是被黑人刺杀的吗

由于林肯的卓越功绩,1864 年 11 月 8 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 1865 年 4 月 14 日晚 10 时 15 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那天,刺杀林肯的凶手约翰·布斯已经在磨刀霍霍了。布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布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布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叛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布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布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布斯自己去刺杀总统。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阿茨罗德喝醉了酒临阵退缩,根本没有去刺杀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倒进行得不错,他们摸到了西华德家外面,由赫罗尔德守在马车上接应,佩因直接进了西华德家,他拿着一包药,这也是早就策划好的。西华德的儿子告诉佩因,他的父亲正在睡觉,现在还不能吃药。但是佩因坚持要送药进去,小西华德感到此人不可理喻,命令他立即滚蛋。由于害怕被看穿阴谋,佩因立即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西华德的头部就是一下,可惜子弹不知咋的,竟然瞎火。佩因赶紧握紧枪,用枪托猛砸小西华德的头,可怜的小西华德头骨被打裂了。扫除了门外的障碍,佩因从包裹里抽出一把大刀冲进了西华德黑暗的卧室,这时他才发现卧室里除了西华德还有西华德的女儿和一个男护士。男护士见势不妙,立即跳将起来冲向佩因,佩因抡起大刀就把他的前额砍破了,而西华德的女儿在惊吓之余也被佩因打晕了过去。 佩因冲到西华德的床边,一刀一刀地猛刺国务卿。这时,西华德的另一个儿子听到声响也冲了进来,不料被手持凶器的佩因在前额划了一刀,并且砍伤了手。佩因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迅速离开卧室,跳下楼梯,在楼梯上他又撞见了一个倒霉的信使,佩因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信使又砍伤了。直到逃到大门前,狂奔的佩因不停地尖叫:“我疯了!我疯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遭到佩因袭击的人最后都康复了,而且西华德在林肯死后的约翰逊总统任期里还继续做他的国务卿。 话题转到布斯那边,布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布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布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布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接下来包厢里一片混乱,布斯从包厢里跳到舞台上,转身向观众喊了句:“一切暴君都是这个下场。”这是弗吉尼亚州的名言。

林肯枪杀的全过程及细节

不是

林肯的举动虽让美国在200多年内没有打过一次仗,但在当时得罪了许多南方种植园主和奴隶主义狂热者,刺杀林肯的布斯就是一位奴隶主义狂热者,他和他的同党最终让林肯在无数美国人民的哀悼中死去。

由于亚伯拉罕·林肯的卓越功绩,1864年11月8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1865年4月14日晚10时15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约翰·威尔克斯·布斯(John wilkes Booth)已经在磨刀霍霍了。布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布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布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南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布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布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布斯自己去刺杀总统。林肯遇刺后,布斯一直向南逃,但由于政府展开了全国性的搜查,布斯被发现在一个锁着的猪圈里,最后被外面的人员的枪打死了,死后的几十年内,有很多人声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布斯,还有一个人间隔几十年两次声称自己是布斯,因为这些人想出名,从这些事可以反映出林肯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极高。

刺杀西华德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阿茨罗德喝醉了酒临阵退缩,根本没有去刺杀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倒进行得不错,他们摸到了西华德家外面,由赫罗尔德守在马车上接应,佩因直接进了西华德家,他拿着一包药,这也是早就策划好的。西华德的儿子告诉佩因,他的父亲正在睡觉,还不能吃药。但是佩因坚持要送药进去,小西华德感到此人不可理喻,命令他立即滚蛋。由于害怕被看穿阴谋,佩因立即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西华德的头部就是一下,可惜子弹不知咋的,竟然瞎火。佩因赶紧握紧枪,用枪托猛砸小西华德的头,可怜的小西华德头骨被打裂了。扫除了门外的障碍,佩因从包裹里抽出一把大刀冲进了西华德黑暗的卧室,这时他才发现卧室里除了西华德还有西华德的女儿和一个男护士。男护士见势不妙,立即跳将起来冲向佩因,佩因抡起大刀就把他的前额砍破了,而西华德的女儿在惊吓之余也被佩因打晕了过去。

佩因冲到西华德的床边,一刀一刀地猛刺国务卿。这时,西华德的另一个儿子听到声响也冲了进来,不料被手持凶器的佩因在前额划了一刀,并且砍伤了手。佩因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迅速离开卧室,跳下楼梯,在楼梯上他又撞见了一个倒霉的信使,佩因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信使又砍伤了。直到逃到大门前,狂奔的佩因不停地尖叫:“我疯了!我疯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遭到佩因袭击的人最后都康复了,而且西华德在林肯死后的约翰逊总统任期里还继续做他的国务卿。

布斯刺杀林肯

话题转到布斯那边,布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布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布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布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接下来包厢里一片混乱,布斯从包厢里跳到舞台上,转身向观众喊了句:“一切暴君[1] 都是这个下场。”这是弗吉尼亚州的名言。

关于追凶现场的回忆

林肯遇刺图

全场观众惊呆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追上去。几分钟后,布斯打马就逃了。布斯和他的同伙赫罗尔德穿越了阿纳科斯蒂亚河上的大桥后,进入马里兰州,他们俩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往南狂奔。为了治疗布斯的脚(他从包厢跳下来时扭伤了脚),他们在一户人家躲了一整夜,这家人还给布斯上了夹板。第五天,他们开始等待机会渡过波多马克河到弗吉尼亚去。1865年4月20日,布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船。接下来的两天里,由于河水暴涨,他们不得不在马里兰州的边界潜藏了两天。同年4月22日,他们最后成功地渡河逃到了弗吉尼亚,并继续向内地潜行,后来他们到达了理查德·加勒特农场。与此同时,缉拿凶手的联邦侦探和纽约第16骑兵队开始顺着蛛丝马迹 一点点地也摸到了加勒特农场。以下就是骑兵队的指挥爱德华·多尔蒂中尉的回忆了。

我下了马,用力敲着前门,老加勒特出来了,我揪住他,问前几天被骑兵队跟踪的那两个逃犯在哪里。正当我问话时,突然,一个士兵大叫,“噢,中尉,这里有一个人躲在玉米仓库里。”但是我们发现是老加勒特的儿子,不是布斯及其党徒。我们审讯了这个小伙子,他很快告诉我,“谷仓里有人。”在留下一部分人看住房子后,我们包围了谷仓。我用力踢了踢谷仓的门,但是没有任何反应。我从加勒特的另一个儿子手中拿到了谷仓钥匙并打开了门,我要求里面的人出来投降。

拖延了一下后,布斯在里面回话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回答:“那并不重要,你出来便是。”

他说:“我腿瘸了,而且只是一个人。”

我说:“我知道谁和你在一起,你们最好投降。”

他回答:“我只要朋友扶我出来,而不是我的敌人来扶。”

我说:“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放火了。”一个下士立即堆好了一些干草靠在墙边并且点燃了火堆。

就在下士点火时,布斯在里面说:“如果你敢进来,我就用子弹打穿你的身体。”

我下令停止放火,并决定等到天亮后再进入谷仓制服他们。

又过了一会儿,布斯有气无力地说:“噢,中尉先生,这儿有一个人想向邪恶势力投降。”

我回答:“你最好出来。”

他回答说:“不,我还没有作出决定;但是请你的部下退后50步,给我一条生路。”

我告诉他,我有50个兄弟等在外面,一定要捉拿他。

他说:“好吧,我勇敢的兄弟,准备一个担架。”

这时,赫罗尔德走到门边,我要他交出,布斯答腔了:“枪全在我这里,是用来对付你们的,先生。”我告诉赫罗尔德,“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他把门打开了一半,我们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在这时,我听见里面一声枪响,我想是不是布斯自杀了,推开门,我发现布斯身后的干草和麦秸已经着火了。

布斯有一根拐杖,手上还有一支卡宾枪。我冲进着火的谷仓,其他人也纷纷跟进来。我们把布斯夹在腋窝下很快脱离了谷仓。火势越来越大,我把布斯送到了加勒特家中。

布斯的后脑中了致命的一枪。原来,在赫罗尔德准备出来的时候,一个侦探走到了谷仓后面点燃了稻草。就着火光布斯看见了我,于是他用枪瞄准了我。危急时刻,一个士兵迅速向布斯开火了,本来这个士兵是想打中布斯的胳膊的,但是因为布斯一转身,子弹偏了,打在了布斯的后脑上。

布斯示意我抬起他的手,我抬起后,他喘着粗气说:“告诉妈妈,告诉妈妈,我是为祖国而死。”“没用了,没用了!”我给他一点白兰地和水,但是他已经不能吞咽了,我立即派人去请外科医生,当医生到来时已是回天乏术。7点钟的时候,布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身旁有一本日记、一把猎刀、两支手枪、一只指南针以及一张关于加拿大的草图。

林肯是怎么死的

1865年4月14日晚,林肯偕同夫人亚伯拉罕·玛丽前往罗德岛大街福特剧院看戏。随同的是志愿兵少校亨利·里德·拉恩伯恩和他的未婚妻丽娜·吉米卡特,负责总统林肯警卫的是约翰·帕克,他的任务很清楚,守着总统寸步不离,严密监视可能暗杀总统林肯的任何人。晚上9时10分,总统一行人进入剧院,由引座员莉丽莎·加里福斯带着进了包厢房。在场2500名观众听说总统林肯的到来,便一起鼓掌欢迎,许多人都站了起来,有的还发出欢呼:“总统林肯先生您好”的声音。总统林肯走出包厢向欢迎他的观众挥手致意。舞台演出的是英国戏剧作家托姆·泰勒14年前创的作品《我们美国的表兄弟》,总统林肯在包厢内坐在扶手摇椅上,他只能看到包厢里同他坐在一起的几个人,以及看到舞台的演员演出。包厢内有两道门,前门是开着的便于看戏,后门是锁着的有利于保卫工作。然而这个包厢并不是想像的那么保险。在总统林肯侧面的后门上有个10公分的小洞,是刺客前一天晚上才凿穿的,其目的是在包厢外面往里看能窥视总统林肯坐的位置。然后选择时机溜进包厢进行暗杀。不知道是什么鬼差神错,还是警卫帕克不中意看这个戏剧,在演出换幕的间歇,警卫帕克离开了包厢的岗位,到大厅里喝咖啡去了。这种失误给暗杀总统林肯的刺客提供了大好机会。戏还在继续演,下一幕正进入高潮。9时45分刺客通过包厢外10公分的小洞观窥到总统林肯坐在包厢内的位置,然后蹑手蹑脚地伏在包厢外面。

9时45分,刺客通过包厢外的小洞看到林肯坐在包厢内的位置,然后蹑手蹑脚地伏在包厢外面。刺客从腰间拔出一支铜制单发小手枪,不慌不忙地从小洞里,准确无误地对着林肯开了一枪。“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射中了林肯的头部左侧,从他的左脑门处进入了右脑。林肯立即倒在夫人玛丽的身边,鲜血从左侧脸上往下流。少校亨利听到枪声,立即反应过来,他迅速冲出包厢,向响枪的地方追去。他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舞台的左侧通道上逃跑,他在后面边追边喊:“抓住前面那个男人,他要暗杀林肯总统。”刺客逃到戏院大门口,看到一匹棕色的骏马,他一下子推开牵马的仆童,翻身上马,一会儿消失在夜幕之中。从刺客向林肯开枪到刺客逃出戏院前后只有一分钟。

林肯被行刺后,总统夫人玛丽大声叫道:“天哪!刺客把总统打伤了,大家快来抢救啊!”一会儿,包厢外面挤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演出也停止了。少校亨利抓不到刺客,立即跑回包厢里,看见林肯把头枕在夫人玛丽的膝盖上,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引座员莉丽沙带着一个留着络腮胡子、样子约25岁的年轻人走进包厢,他就是合众国志愿兵外科医生查尔斯·利拉尔。利拉尔医生在少校亨利和总统夫人玛丽的帮助下,把林肯平放在包厢的地板上。利拉尔医生抬起林肯的头部,在头发中仔细地摸着,发现林肯有脑损伤的迹象。利拉尔医生弯下身来,把两个指头伸进林肯的喉咙,压迫舌根部,并用手指清除喉咙部位积存的血迹和分泌物,设法启动林肯的呼吸器官,以刺激呼吸系统。一会儿,医生查尔斯·萨宾·塔特夫从戏院的另一侧跑过来,利拉尔医生请塔特夫医生摇动林肯的两只手臂,自己则按压住林肯的胸部隔膜,以促进他的心脏跳动。经过一番抢救之后,林肯的脉搏由原来的不规律逐渐转为正常。

利拉尔医生认为,林肯的伤势很重,而且是致命伤,要立即送往医院抢救,于是少校亨利迅速找来一驾马车和利拉尔医生、塔特夫医生以及总统夫人玛丽一起将林肯送往附近的霍华得大学医院急诊部。医生们给林肯脱去衣服,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只发现他头部的枪伤。林肯全身冰凉,双腿不停地抽搐着。主任医生韦尔斯·乔治叫护理人员拿来热水和毛毯给林肯盖上,又要了一支芥末膏涂在林肯的太阳穴和整个身体上。林肯的呼吸渐渐困难,脉搏每分钟只跳动40次,而且很微弱,左眼瞳孔收缩得非常厉害,右眼瞳孔扩大,生命危急。在医院的另一间房里,总统夫人玛丽由4个妇女陪着,玛丽3次被通知见林肯最后一面,其中第二次,玛丽哭着对林肯说:“您一定要活下去,您必须要活下去,您的心愿还没有完成啊!”15日凌晨2时许,主任医生乔治试图找出那颗子弹。过了一个小时,医生们认为,即使找出这颗子弹,林肯也活不下去了。

凌晨5时,在总统林肯的病房里,曙光从窗外射了进来,灰白色的光线使病房里的煤气灯的**火焰显得黯然失色。林肯眼看就不行了。清晨6时,主任医生乔治从病房里走出来,只见病房外每隔3米就聚集着一堆人,其中一些市民已站在那里守候了整整一夜。市民们向乔治探询总统林肯的情况:还有希望吗?乔治回答说:“总统林肯很快就不行了。”市民们每一张脸上都露出了极大的悲哀,特别是那些黑人们,完全被悲痛所淹没了。他们痛哭,痛哭他们失去了解放的机会。7时许,主任医生乔治走进病房。总统林肯的体温在变凉,他的长子罗伯特·林肯抑制不住悲伤,转过头去倚在参议会议长萨姆纳·乔治的肩上,大声恸哭起来。死神终于毫不留情地带走了总统林肯。总统林肯的最后一次呼吸是在1865年4月15日上午7时21分55秒,最后一次心脏跳动是在7时22分10秒,接着主任医生乔治宣布总统林肯死去。上午9时,总统林肯的遗体被运到国会大厦里停放,让公众瞻仰他的遗容。下午4时,灵柩被运上火车,从首都华盛顿运到1700英里外的斯林菲德州安葬。沿途的铁路两旁各站站满了成千上万悲痛的人们,他们向总统林肯告别。

林肯是怎么死的?

1865年4月14日晚上,美国内战结束五天后,总统林肯到剧院欣赏表演。十时十五分,当林肯在包厢里的时候,同情南方的精神病演员约翰·威尔克斯·布斯开枪射杀林肯。第二天早上七时二十分,林肯在医院去世,时年五十六岁。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遇刺的总统。

[过程]

林肯是在四月十四日晚正在观剧时,在剧院里被刺的,第二天早晨才逝世。凶手约翰·威尔克斯·布斯是一个同隶主的伶人,他很早就是一个仇视黑人、同隶制度的家伙。他曾说过:“这个国家是为了白人,而不是为了黑人而建立起来的”,他把奴隶制度说成“是上帝赐给一个他所宠爱的国家的最大福利”。布斯在内战期间是一个暗藏的分子,他一面演戏,一面从事破坏革命的罪恶活动。他曾协助走私商人把硅宁和其它药品运往南方去,并且说过:“我敢当天发誓:我的灵魂、我的生命和我的财产都是南方。”一八六五年初,布斯和他的四个同伙暗中计划劫夺林肯作为人质,然后与政府交涉,用林肯交换北方监狱中的“南部同盟”俘虏。由于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这个阴谋流产了。一八六五年四月十一日,布斯偷偷钻进白宫院内,从屋外偷听到林肯谈到他准备把投票权送给有知识的、当过兵的有色人,这时他更萌了谋杀林肯的恶毒念头。

布斯之决定对林肯下毒手,也是南方叛乱报纸及北方“铜头蛇”报纸几年来宣传鼓吹的结果。观察家古洛斯基公爵在日记里记道:“在整个叛乱地区,报纸几年来就一直煽动谋杀林肯。几年来,作为北方铜头蛇、奴隶贩子及叛徒的福音书的北方一部分报纸指责林肯为暴君,西沃德为他的忠实从者。狂怒的恶棍所干出的谋杀及屠杀行为,便是这些[报纸]鼓动教唆的结果。”

布斯之林肯,有力地说明:和一切阶级一样,南方种植场主及其在北方的走狗们是不甘心失败的,在战场上失败后,他们还要继续捣乱。同时,林肯之被刺,对于革命人民说来,也留下一个惨痛的历史教训:革命者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丧失警惕性,必须坚决镇压。

林肯总统遇刺事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亚伯拉罕·林肯(1809-1865),政治家,思想家,第16任美国总统(1861年3月4日-1865年4月15日),是首位美国共和党员总统,也是历史上首名遇刺身亡的总统,与乔治·华盛顿,富兰克林·罗斯福公认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三位总统。英国《泰晤士报》组织了8位英国和国际顶尖的政治评论员组成的一个专家委员会对43位美国总统分别以不同的标准进行了排名,在最伟大总统排名中林肯名列第一。

1865年4月14日星期五晚上10时15分,在度过了四年残酷内战的美国,在南军将领罗勃特·李将军向北方格兰特将军投降后的第五天,美国总统林肯来到华盛顿的福特剧院看表演,凶手布斯潜入没有守卫的总统包厢,在距离不到两英尺的后面,用一把大口径手枪向林肯的头部开枪,第二天凌晨,美国总统林肯去世。

凶手是一个名叫布斯的在当时颇有名气的演员。布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布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喝酒去了。

当布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布斯选择了在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很难听清。

凶手布斯在刺杀林肯之后仓皇出逃,4月26日凶手在逃亡途中被击毙。亚伯拉罕·林肯去世时仅56岁,他的遗体在14个城市供群众凭吊了两个多星期,后被安葬在普林斯菲尔德。

原因是当时南方的三十万奴隶主,在新移民区扩张奴隶制度,侵犯了包括南方自由人民在内联邦的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而当时林肯代表北方资产阶级利益,南方奴隶主阶级试图通过刺杀林肯来恐吓新生资产阶级。